感谢关注与点赞。混迹阴阳师与刀剑乱舞。会产点山姥切乙女向以自我满足。佛系杂食。

去看了一遍南海老师的回想……

感觉……南海老师和三明他们那种老刀有点像,很自我,但又是那种很会哄人的类型,啊,应该是说很会说话(话术满分)有点难对付。


「所以说,能不能请你再来打倒他一次呢?」

「嘛,就是说,希望你能来迎接我啦。」

「我等着你哦。」


根本不知道怎么拒绝好嘛!

长义君,你又多了一个情敌呢

日常七·食髓知味

★山姥切长义×女审神者

★嘘


人类似乎有点疲惫,在简单的温存之后她背对着打刀蜷在被窝里。

但银发付丧神不知餍足,他再度贴过去,拨开濡湿的头发衔了一下对方颈后那块薄薄的皮,满意地感受到怀里的人类又抖了一下。


审神者转过身捂住他的嘴巴,皱了皱鼻子:“克制点,你这……老妖怪。”

他的审神者偶尔也会给他起奇奇怪怪的称呼,山姥切长义并不在意。只是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再度拨得他心头的弦一颤。


他与审神者初夜的回忆其实并不美好。

因为审神者一直在喊疼,这让他犹豫要不要继续动作,可就那么僵持着两个人都很难受……最终山姥切长义连哄带骗地狠下了心。

在翌日,审神者闷...

国服要开花札了,那么之前构思的鬼笛叶二的故事也可以排上日程了。


想写一个刀刀们上山寻宝的故事,顺便再聊一聊那个薛定谔的山姥。


我果然很想写博雅,以及源氏秘宝hhhh


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,走梦枕貘的原著还是阴阳师手游的剧情?


酒吞童子与大天狗,到底哪个更好写?

冷战这件小事

★山姥切长义×女审神者

★是和玉心婶婶 @小桑 讨论过的脑洞,前几天的那篇太刀了,补偿一个小甜饼

★短打练笔,没有逻辑,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>>>

其实整件事情源于白山吉光的一句话。


>>>

这本该是平和的一天的开始。

一期一振神清气爽地领着新到来的兄弟走进餐厅。


餐厅里三三两两地坐了一些在享用早餐的人。

审神者和山姥切长义就坐在角落里,他们似乎在讨论什么趣事,时不时地掩唇轻笑。

银发打刀只着低领T恤,而他的外套披在审神者的肩头。


白山吉光,作为本丸目前唯一的...

我脑子里都有画面了。

比如,婶婶和兼桑一起罚站。

比如,长义偷偷给婶婶送泡面,被光忠捉了,像小鸡一样被提着后领拎起来23333

初始刀

★是玉心婶婶魔鬼发言后的产物,刀片不能让我一个人吞,拒绝刀片从我做起x

★前任审神者出没,剧透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山姥切国广于黑暗中微微仰起头,晨曦勾勒出他五官的轮廓,围场里的风吹得他身后的带子上下翻飞。

天就要亮了。

天总会亮的,就算没有太阳也会亮的。


脚下的沙石与鞋底磨擦,围场外的声音陡然升高。

“被被!不要!求求你……”

审神者哭哑了嗓子,在被其他人死死抱住后,仍挣扎着伸出手。

“你们让开啊……那是我的兄长啊……”


“我是……他的初始刀。”山姥切国广回过身,风倒灌进嘴里。

就像是一句短短的咒,审神者怔住了,被按了休止符一般不再挣扎哭闹,她看看挡...

日常六·虾

★有的人就像虾一样,他们的温柔只是裹在坚硬的外壳下。

★山姥切长义/国广×女审神者

(长船前辈日常操心系列x

★一篇命题小作文,投喂给玉心婶婶 @小桑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餐桌上放了一盘虾,审神者看了又看却没有动筷。

“主上都是成年人了,总不能因为不肯剥壳就不吃虾吧?”


审神者的眼皮抬了抬,发现堀川家的胁差嘴上是这么说,手里却迅速剥了一个虾放到了旁边的碗里:“主上真的不想尝尝么?今天的虾可是兼先生做的哟,味道非常好!”

“啊……那是!”

审神者看着和泉守兼定把虾放进嘴里。

审神者不是不爱吃虾,只是讨厌剥虾壳,而以往...

所谓「喜欢」

山姥切长义/国广×审神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今日畑当番是山姥切组。

审神者跟着烛台切光忠去地里送便当,远远的就看到这两把刀分散在田地的两头。

关系似乎很不好的样子。


炊当番主厨选择先去山姥切国广那边。

“被被辛苦了。”

审神者抱着饭盒刚踮起脚,山姥切国广便顺从地低下头任由她擦汗。

“被被去休息吧。”


他刚想再说句什么,就听到烛台切光忠在树荫下喊他,再回头时,审神者已经往田地的另一头去了。

审神者手里还是抱着那盒便当。


>>>

山姥切长义在田地的另一侧,审神者背着手凑过去围观。


高高在上的监查官似乎从没吃过这...

某定律无处不在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审神者养了一只鸟。

是一只黄白相间的玄凤,胸前有一圈灰色的幼羽,面颊像是打了橘色的腮红,头顶还有一撮呆毛。

玄凤是手养的,所以格外地亲人。


山姥切长义不喜欢这只鸟。

一方面,这配色让他眼熟到不舒服。

而另一方面,它是审神者用小勺子一口一口喂大的,不肯自己啄食,到了饭点就会蹦去审神者身边,撒娇打滚求审神者喂。


山姥切长义评价:妈宝。


而在审神者出差几天后回本丸,看到了刀与鸟舐犊情深甚至可以说是父慈子孝的景象。

——山姥切长义不仅亲自在用勺子喂小玄凤,还在教它说话。

小米是用热水泡软了的,山姥切长义还特地混进去了一些蔬菜泥。小玄凤在...

在这段里,其实审神者是在撸猫,而且,撸得到位,猫还舒服了(我自己一开始写出来都没意识到,别问为什么这么熟练)


换成正常情况的话,应该是回「没有呀」,再无辜地眨吧下眼。


但是,这个不是最佳答案。最佳答案是,你回答完了,还要再捧他一下。


虽然两种情况长义都知道你在哄他,但是他明显更吃后面那套。


婶婶也就在长义面前会这样了,故意嗲一点,作一点,而长义偏偏吃这套


然后在光忠眼里,会觉得,婶婶是在撒娇。



hhh

© 不语 | Powered by LOFTER